您當前的位置 : 慶元網  >  慶元文藝  >  散文隨筆  正文
                                                                                            林深驚俊鳥 榧熟醉達人
                                                                                            2021年09月15日 09:56  來源:慶元網  作者:陳永生 

                                                                                              清晨,雨霽,薄霧,輕嵐。走進青竹香榧基地,映入眼簾的是一株株高低參差不齊、旁逸斜出的類似于紅豆杉的香榧樹。形似橄欖的淡黃綠色果實,沉甸甸地壓彎了樹枝,透過光線掰開葉子,便見累累果實掛滿枝頭。濕潤清新的空氣、明艷微暖的陽光和溫柔微涼的山風撲面而來,帶著一股香榧青果的成熟氣息,閉上眼睛嗅一嗅,心都醉了。

                                                                                              妻與閨蜜輕輕撩開枝葉,情不自禁地伸手撫摸,并挑選已經成熟開口的采摘,且要求我拿出手機實景拍攝照片和小視頻留念。

                                                                                              這是基地一年中最忙碌又最喜悅的季節。一批榧農背著竹,戴著箬笠,裹著袖套,走到樹下,抓住樹枝,把微微泛黃的、開口的成熟果粒一一采來,放入竹之中;一株樹采完,再彎腰撿起掉落在草叢中的果子。

                                                                                              我應基地總經理毛永銓之邀參加活動,有幸第一次體驗采摘香榧,十分好奇:拿起一顆已經開口,但尚未吐露出來的“綠寶石”;沿著縫隙剝開皮瓤,手感黏糊糊的,只見兩頭尖尖,呈橢圓形,又如橄欖形狀的堅果——“棕色寶石”瞬間出現;可謂是外表呈綠色,內里燦文章。聞一聞,味道像新鮮的芹菜,一股清香沁人心脾。

                                                                                              然而,關于香榧成熟的背后,卻有一個與眾不同的浪漫故事。

                                                                                              “嘉木擇地而生”,青竹香榧得益于得天獨厚的地形、氣候和土壤等地理條件,更得益于種植團隊的執著堅守……

                                                                                              青林擁綠幔,澗水耀銀波;乩锕P挺偉岸的多為雄樹,一棵雄樹為多棵雌樹授粉,如銀杏一樣“一夫多妻”的自然生態法則;ǚ弁ㄟ^空氣、風、鳥傳播,進行不斷交配、繁殖的美妙過程,簡直是萬物中的一個奇跡,是一段執著癡迷的情感歷程。香榧的結果尤為復雜,從開花到結果,往往需要三年時間。即一年開花,二年結籽,三年成熟。香榧是“千年樹,三代果”,俗稱“三代同堂”,香榧樹又被稱為“公孫樹”。

                                                                                              毛永銓說,基地里的榧樹已經培育十五年了,如今才有收獲,當然,今后每年的產量會成倍增加,只有到了幾百年的壯齡樹,才能真正達到碩果累累。

                                                                                              香榧的成長拒絕了草木一秋的那種急功近利,而是生就了功在千秋的那份執著堅韌。也因此,香榧的產量受到限制,不僅樹生長緩慢,連果子也是一點一點吸取日月精華,需三年光陰才積淀而成。而一顆飽滿的果實,才指甲蓋般大小。榧樹更是金貴,一根枝折斷了,要幾年才能修復。榧農們在采果的時候,寧可冒著手掌被刺傷的危險,也不能站在樹下用搖撼和打枝的方法,去震落滿樹的果子,而是小心翼翼一顆顆用手指去采摘。

                                                                                              品借高山云霧質,香憑崖畔芝蘭魂。果實采摘回來后,還要經過數不清的工序才能烘焙成香美、松脆可以即食的香榧成品,可謂是“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很多人吃香榧都糾結于去殼之后、果仁外那層干枯的黑衣到底能不能吃?細致入微的人還會不嫌麻煩地將那一層黑皮刮掉,但其實這層黑皮不僅無害,還能夠養胃驅蛔蟲的。民間從來不缺把美食和美人聯系在一起的想象力,西施大概是最喜聞樂見的那一個,在西施舌、西施乳之后,人們還認為西施足夠冰雪聰明到可以發現香榧硬殼一端的兩顆黑色美人痣,輕輕一撩一捺這兩個“眼”,堅殼即一裂為二,所以下次吃香榧前,一定先捏一捏“西施眼”。

                                                                                              林深驚俊鳥,榧熟醉達人。園子里散發著香榧的香氣,還有在香榧山上下忙碌的榧農,臉上充滿了笑意,又是一個豐收之年。

                                                                                            (編輯:陳沛沛) 
                                                                                            ©慶元文藝網
                                                                                            主辦:慶元縣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協辦:慶元網
                                                                                            亚洲青青草原男人的天堂